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中国花岗石之乡麻城如何解决污染难题.【新闻】

2022-08-05 来源:宁德机械信息网

“中国花岗石之乡”麻城,如何解决污染难题。

湖北麻城市跻身全国五大花岗石之乡行列。中国石材工业协会授予麻城市中国花岗石之乡称号。

中国石材工业协会组织的专家勘察后认为,麻城花岗石整体性好、出材率高、易开采,开发前景广阔。湖北省建材行业投资促进中心主任王化平介绍,经过近年来的快速发展,湖北省石材销量从全国第8上升到第5,麻城花岗石的发掘和深加工,将对我省石材产业发展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

但近年来,该市利用资源优势大力招商,发展石材业,推动了GDP增长。与此同时,石材开发使得明山秀水遭到破坏,环境污染问题日益严重。许多热爱家乡的麻城人,纷纷以悲情白鸭山救救麻溪河为题,在上发帖呼吁关注。近日,本报前往麻城白鸭山下,调查当地生态破坏与环境污染情况。本报 杜小甫

核心提示

现状80%的环境问题跟石材厂有关

对麻城市白果镇麻溪河村方家河的村民方运阳来说,喝上一碗清甜的山泉水,已成为遥远的回忆。

他在院子里打了井,用四个塑料桶盛水,盖上盖子澄两天,才用。地下水已经被石材厂的废水污染了。方运阳说。他倒掉一桶水,伸手在桶底抹了一把,一层细灰。

同村的方标健笑他:没用,这些石粉太细,根本澄不下去。方标健认为,最大的危害不在石粉,在于石材加工厂排放废水中大量的切割用冷却剂。那都是化学物质,搞得井水闻起来有股异味。

麻溪河从大坳水库顺山势而下,流过这个村子,村庄由此得名。随着水库边白鸭山上石材的火热开发,福建的石材老板纷纷前来投资,9家石材加工厂沿河建起。

从麻溪河下游沿河而上,只见河水呈现乳白色浑浊,河边植物茎部明显染上一层白灰。水中漂浮着垃圾袋、包装盒、方便碗筷等生活垃圾,一片狼藉。在华磊石材厂外,看到一个排污口正将乳白色废水排入麻溪河中。

在麻城市环保局的一份上访登记表上,2010年近80%的环境问题跟石材厂有关。

方标健回忆,2003年村里建起第一家石材厂,7年间,工厂把含有大量石粉和冷却剂的废水随意排放,村东麻溪河、村西灌渠都被污染;路上积起厚厚一层石粉,一下雨都冲入田里。

污水漫过田地,造成作物减产。方标健说,村里种的水稻,从亩产1000斤降到500斤。种花生吧,壳是纯白的。人家一看就知道是石材厂污染过的,没人买。

石材加工造成的水污染不仅在麻溪河。在大坳水库库尾沿河上溯发现,不足3公里长的河道,两岸耸立着7家石材加工厂。未经处理的废水或外排,或渗漏,经小河流入水库。

麻城市政协上一份完成于2009年7月的调研报告(下称《调研报告》)援引麻城市环保局水质监测结果称:大坳水库库尾水样中的COD(化学需氧量)和高锰酸盐超过水环境质量Ⅲ类标准。

大坳水库承包人梁善智反映,2009年6月,暴雨中,水库水位上涨,将库尾两家石材厂的污水处理池全部淹没,含有大量石粉和切割用冷却剂的污水冲入水库,死鱼4万多斤。

隐忧这座大山肯定要挖光

白鸭山上大大小小的矿面,据当地人说有上百个。在这些矿面周围,废弃的荒料随意倾倒,无数大石沿山坡滚下。被石头砸断的树木,随处可见。

《调研报告》称,白鸭山几十个开采点由于缺乏统一管理,给矿区地表植被造成严重破坏。剥离物随意堆放,破坏植被同时造成水土流失,形成泥石流隐患。

一年半过去了,情况并无明显改善。一辆辆的载重车拖着废弃荒料往山下倾倒。一位福建籍采石工人林闽之(化名)说,拉一天废料的工价是400元。

麻城市国土局地矿科科长袁植林坦承:废料下山,运费较高,每立方米要收100多元。所以他们就先找个地方堆着。

这么多废弃的大石,造成严重的压矿,会不会造成资源浪费?袁植林认为,等他们想往下挖的时候自己就会清理。袁植林说,该局已经在考虑设立废料集中堆放区域,此外,我们还收了几十万元的矿山恢复保证金。

对于泥石流隐患和废渣压矿,麻城市环保局局长刘义才认为要防范要清理。但随即又说,恢复植被?那没必要,这座大山肯定要挖光。

据麻城市工业经济联合会分管石材的屈国柱科长介绍,白鸭山矿区面积达60平方公里,花岗石已探明储量达50亿立方米,按现有规模还可开采50年。

在胡家洞看到,山上一处堂口倾倒的废料就悬在这11户人家的头顶,一些大石已经滚落到村民田地中。

治理麻城市环保局:做到这样已经很努力了

石材开发引起的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引起当地人强烈反应。

麻城市环保局局长刘义才说,环保局一直在做工作。2009年9月,该局联合武汉的高校和湖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对每一个加工区进行了环境影响评价,然后告诉每一个厂家该怎么做:沉淀池要按规格建造,噪音要做好隔音

为减轻粉尘扰民,该局还打算给每个石材工业区配一台洒水车。

此外,环保局于2009年引进了一家做环保砖的惠森建材公司,以消化一部分尾砂。不过,刘义才也坦言:至今仍有一些厂家没按规定建沉淀池,偷排现象也屡禁不止。

据说,该局监察人员每逢下雨都要进山抓现行,工作到半夜一两点钟。对趁雨夜挖开污水池偷排的石材企业进行罚款,单次罚金可达5万。

2009年罚了二三十万。刘义才说。他认为屡禁不止的原因在于罚的力度不够,违法成本不足以让他们伤筋动骨。

广东工业大学轻工化工学院潘湛昌教授指出:由于技术限制和投入资金不足,石材加工厂的污水处理池往往沉淀不到位,循环利用的废水会加剧切割机磨损,这可能是厂家偷排废水的主要原因。

环保局做到这样已经很努力了。我们只有这么点权力:提要求,罚款,最多是请求市政府给厂家停电。刘义才说,这些措施,没什么效果。

村民方运阳也深感无奈。他说,两三年来,他只要向环保部门反映,执法人员就来罚款,罚完走人,厂家继续偷排。

说法水污染其实没那么严重?

虽然村民普遍担心大坳水库和麻溪河水质恶化会影响健康,但是有关部门对这两个单位的水质监测工作一直缺失。

麻城市环保局提供了2009年7月大坳水库水样监测报告,请求提供2008年和2010年数据进行对比,却被告知没有监测数据。

该局总工程师张向阳说,对麻溪河的水质,从未有过监测。因为不是饮用水源。张向阳认为,水污染其实没那么严重。只是让老百姓感官上不舒服而已。废水中的石粉是物理性污染,沉淀下来就没问题。

对此,潘湛昌教授指出:废水中的石粉颗粒很细,已经成为胶体,不会自动沉淀。

至于废水中的冷却剂,张向阳表示不清楚其成分,应该是中性的。而且用量不多,排入水中对人体也没有危害。

但是该局提供的一份杰诚石业大切车间排放口水样检测报告显示:PH值达9.23,明显呈碱性;COD(化学需氧量)高达1600mg/L,高出国家排放标准15倍。

洪森石业总经理吴明川说,仅该厂一家,每年就要用掉冷却剂40吨。

潘湛昌教授认为,废水废渣中石粉和冷却剂对环境的污染是客观存在的。石粉流入江河,会造成鱼类死亡;各地石材企业用的冷却剂大多含有机油、柴油等润滑剂,渗入地下,会污染地下水;石粉流过田地,时间长了会导致土壤板结,失去耕作价值。

算账

石材开发得不偿失

麻城市环保局局长刘义才数次强调: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并举一向是难题。需要有一个长期的、逐步规范的过程。

就过去7年来看,石材开发给当地带来了什么呢?

1月14日,麻城市工业经济联合会屈国柱科长告诉,2010年,麻城市规模以上石材企业43家,预计销售额超过30亿元。

不过,为了吸引石材企业前来投资,政府在税收政策上比较宽松。

《调研报告》认为石材业对我市经济增长贡献不大,举2008年为例,当年全市石材行业总税收527万元,其中地税304万元,还没有超过该市宋埠镇力美制动元件有限公司一家企业2007年度的纳税额(596.9万元)。

而政府的投入还在不断增大。麻城市环保局透露,2011年拟在白鸭山上建一道拦水坝,控制采石废水排放,预计花费800万元。由于石材企业分布相对较分散,至今未建集中的污水处理厂。据了解,一座2万吨级的污水处理厂,投资就在3000万元以上。

大坳水库承包人梁善智如此总结石材开发的好与坏:田不能耕,地不能作,水不能喝。唯一的好处是提供就业,有事做。

《调研报告》指出,由于麻城市石材行业的快速发展,部分农民工能够在家门口找到工作,人均月工资1200元左右。

2010年,方运阳在杰诚石材厂打工,抬石板,打包,两个人抬,一包10块钱。就是卖苦力,一个月最多挣2000元,跟在外面工地上差不多。

挣钱的是技术活:大切,或者买车上山拖石头。每月能挣上万元。但正如林闽之所说:石材切割只有我们福建人会做。你们搞不来的。

刚来征地那会儿,承诺教我们土地工学技术,赚大钱。厂子一建成,就不算数了。方标健对石材厂的做法很失望。方运阳想过买车跑运输,但是好几家老板都答复以后再说。就算让我跑,那山路也太危险。每年都要出事死三四个人,残废的更多。方运阳说。

麻城问题,也代表了目前国内石材遇到的发展与污染的问题,相关部门如何在两点上最好平衡,将关乎石材业持续发展。

定制工作服源头厂家

工作服定制

定做西装工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