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五金工具

中国机器人产业暴露出三大问题

2021-08-18 来源:宁德机械信息网

中国机器人产业暴露出三大问题

近年工业4.0概念掀起的工业机器人热潮,在国内企业扎堆进入机器人产业的同时,也暴露除了三大问题:1、“补贴”出来的低端产能。2、关键技术倍受“剪羊毛”之痛。3、中国工业机器人“阿喀琉斯之踵”。

在地方政府超前规划、过度补贴鼓舞下,国内工业机器人产业形成了一哄而上的投资热潮,光伏产业遭遇低端技术锁定、深陷产能过剩的惨痛一幕正在重演。

“现在每天都有机器人企业成立。”在接受采访时,武汉奋进智能机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击水感慨道,近年工业4.0概念掀起的工业机器人热潮,鼓动国内投资扎堆进入工业机器人产业,投资规模连年翻番。

据了解,目前国内已建和在建的工业机器人相关产业园区约40家,平均每个省级行政单位拥有一家以上。而投产工业机器人企业,早在去年9月份就已达420家左右。有业内人士预计,到今年底,中国工业机器人企业可能将达到800~1000家。

目前,相关部门负责人和业内专家最为担忧的情况是,这种一哄而上的局面如果不能理性引导,有可能重演光伏产业悲剧:地方政府政策性补贴倾力扶持,企业纷纷涌入产业低端,推动产能严重过剩,缺乏核心技术遭遇国际大规模反倾销,企业倒闭破产损失惨重……

“现在央企、国企、军工、民企都在布局工业机器人产业。”赛迪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装备工业研究所所长左世全说到,目前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总体可概括为“市场需求激增,自主投资火热,产品低端锁定”,并且已经存在低端产能过剩的隐忧,“目前的情形,与当年的光伏产业实在太相似了,但工业机器人产业决不能重蹈覆辙了。”

“补贴”出来的低端产能

“根据地方主要工业机器人园区的规划规模目标计算,不出几年,工业机器人的产出将可能超过市场需求。”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朱森第分析指出。

据业内人士此前调研发现,从东北工业重镇沈阳,到中原古都洛阳,再到制造业基地东莞,再到长沙、青岛、哈尔滨、重庆……面对工业机器人产业的广阔前景,以及企业“机器换人”的迫切需求,至少有36个城市已将工业机器人作为当地重点发展产业,予以扶持。

其中,重庆两江新区、武汉和广州三地都将2020年的工业机器人年产能规划为10万台,三者相加便是30万台年产能。然而,以年均35%的增速计算,到2020年,中国工业机器人的整体(包含自主、合资、进口)年销售量也不过才25万台左右。

“这说明已经存在工业机器人产能过剩的隐忧。”左世全提醒,由于目前国产工业机器人以价格相对低廉的搬运和上下料机器人为主,高端尚未打破国际巨头的垄断,“因此,过剩主要集中在低端。”

“大量的资本、人才资源继续投放在低端产能,进行重复建设,一方面将阻碍高端发展,甚至使得对下一代机器人的部署投入不足,导致形成代际差距;另一方面低端产能过剩将变得不可逆转,企业间将开展残酷价格战。”他评价到。

对于这一点,在市场打拼多年的徐击水更有体会。“现在做机器人本体的企业赚钱的没几家,基本都在亏损。”他告诉笔者,尽管如今工业机器人企业很多,但多是近年成立的中小企业,“基本都是在小批量生产,成本非常高。”

“目前德国库卡的年产量达2万台,而国内大型企业的年产也只有几千台,小企业只有数百、几十台。”朱森第对比分析指出,企业生产必须要达到一定的生产规模,“当前大量工业机器人企业体量小,无法上规模,很多处于亏损状态。”

既然如此,又是什么原因促使各地的机器人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呢?“有的企业初衷就不是真心想搞机器人。”在徐击水看来,由于许多地方政府对工业机器人产业热情高,大力扶持当地工业机器人产业,所以,“机器人不赚钱还是有企业开始做,有的是看到了市场前景,而有的就是冲着政府政策、补贴来的。”

他举例说,业内有家企业,从日本购回一台工业机器人,通过改装后参加国内展览,因此获得当地政府几十万元补贴,“除去成本,还能白赚几万块钱。”

此外,某国内工业机器人企业负责人告诉笔者,有的企业甚至组装机械臂都能拿到当地政府的工业机器人补贴,“还有国内企业与我们商议,通过购买我们的机器人运回它们工厂组装,但不能贴我们的牌,搞成自己做的样子,这样就可以在政府那里搞到钱。”

“地方政府通过补贴的方式来培育工业机器人市场和产业无可非议,但一定要掌握好度。防止出现像此前光伏、风电的过度补贴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朱森第认为,政府投入的引导资金不能成为推动产业发展的主要资金来源。

“其实,这说明部分地方政府对工业机器人产业的扶持带有盲目性,认识不到位,依然是采取传统的招商引资、财政扶持,甘当企业‘奶妈’的老路子。”相关部门负责人对此痛心疾首。

友情链接